首页 > 房产家居 > 房产动态 > 正文

景德镇做近视手术最好的医院,景德镇做近视手术有什么后遗症,景德镇做近视手术好吗

景德镇做近视手术最好的医院,

20170209040638694

撰文 | 孟亚旭编辑 | 邹春霞

爆炸事件之后,天津官员又落马了一个。

3日,天津市纪委披露,天津市政协原常委舒长云被“双开”。

这条信息关注度并不高。实际上,网上流传舒长云落马的消息已久,此次官方披露消息,“一步到位”,直接宣布其被双开,并移送司法。

据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了解,自2013年下半年起,作为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舒长云曾协助时任副市长尹海林分管城建、国土等工作。在通报中,舒长云“犯事”的跨度,始于他担任天津市机械设备成套局局长,终于市政府副秘书长任上,前后约13年之久。

“次级领导”落马

根据惯例,政府副秘书长的主要职责是协助副市长分管相应领域。

舒长云2011年4月出任正局级副秘书长,2013年3月,尹海林专务天津副市长一职。4个月后,天津市人民政府第12次常务会议通过《关于天津市市长、副市长、秘书长调整工作分工的通知》,尹海林分管规划、城乡建设、交通规划和建设、国土与房管、环境保护、节能减排、水务、海洋、人民防空、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工作。

舒长云也由此开始协管城建、国土等工作。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有媒体曾这样形容政府副秘书长:他们是位居中层的“过滤器”,是能进能退的“救火队”,是不可缺少的“润滑油”,是签“拟同意”的“有关领导”。更有媒体形容副秘书长是“次级领导”,并提到,市政府副秘书长出席各类活动时,往往会排在市政府各局“一把手”之前。

不过,舒长云未能更进一步。2016年1月,担任了近五年政府副秘书长、61岁的舒长云,转任天津市政协常委,退居二线。

一年之后,他被“双开”,天津市纪委在通报中指出,舒长云“利用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收受下属及管理服务对象钱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钱款,涉嫌受贿犯罪。”

而舒长云的“老领导”尹海林,早在2016年8月即已落马,今年1月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上层班子塌方

尹海林在天津港爆炸一周年之际落马,他落马一个月后,“领导”黄兴国也落马。

2015年8月12日23:30左右,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天津港的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火灾爆炸事故,造成165人遇难、8人失踪、798人受伤,304幢建筑物、12428辆商品汽车、7533个集装箱受损。截至2015年12月10日,依据《企业职工伤亡事故经济损失统计标准》等标准和规定统计,已核定的直接经济损失68.66亿元。

事故处理期间,2015年8月18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原局长、党组书记杨栋梁落马。他的落马给天津官场带来不小震动。

杨栋梁赴京履职之前长期在天津工作,担任天津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超过10年。2017年2月21日,杨栋梁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检察机关指控他利用担任天津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849.409486万元。

杨栋梁跟黄兴国“共事”时间也不短,他落马后,黄兴国曾向中央纪委“内鬼”袁卫华打探杨栋梁案件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套取、打探关于黄本人一些问题线索。2016年10月9日,中央第三巡视组向天津市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指出天津“圈子文化不绝,政治生态遭破坏”。

爆炸前的滨海新区

在黄兴国落马10天前,还有一位“小官”落马,官虽小但却值得关注,因为他来自滨海新区。

2016年8月30日,滨海新区国资委主任张彬(副局级)落马。张彬的落马,只是滨海新区官场系列故事之一。实际上,爆炸事故发生前,滨海新区官场就出现了大的动荡。

2015年4月14日,滨海新区临港经济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石力落马。石力落马10天后,滨海新区又有3人落马:

  •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张家星

  • 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王政山

  • 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原党组书记、副局长彭博

这些人敛财、享受都明目张胆地张狂。

最早落马的石力,早在2013年12月就因公款大吃大喝被党内严重警告,并被中央纪委点名道姓通报曝光。他以多种方式表示“知错认错、痛改前非”,但仅时隔一个月,便连续违规组织、参加用公款或他人安排的高消费娱乐活动,与不法商户互通款曲,进行权钱交易、利益输送。通报称“干部群众对此反映强烈,不断举报。”

紧随石力跌落的张家星,纪委曾通报称,他是“一个在担任党政机关‘一把手’期间,大搞权钱交易、疯狂敛财,支持和放任家族经商敛财牟利、与民争利的典型。”

而王政山,则在担任原塘沽区副区长、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主要领导期间,与不法商人结成“小圈子”, 仿照北京奥运“水立方”,违法建造地下、地上共三层、建筑面积1200余平方米的私人会所,“奢靡享乐到了疯狂地步”。

政治生态破坏

黄兴国在天津担任市长近九年,中央巡视组批评的“政治生态遭破坏”也在其落马后逐渐显现出来。落马后不久,他圈子里的人接连被查。

天津市现辖16个区中有10个区四套班子成员中有人落马↓↓↓

落马时间

辖区

职务

处分

2014年12月12日

南开区

原政协副主席段金英(正局级)


2015年4月2日

河北区

政协主席崔志勇


2015年7月29日

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贾凤鸣


2016年5月27日

政协副主席刘国强

副局级降为副主任科员

2015年11月9日

和平区

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石季壮


2016年8月29日

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季新国

开除党籍,退休工资待遇由正局级降为正科级

2015年4月24日

滨海新区

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张家星


2015年12月10日

东丽区

副区长张洪宝


2016年1月11日

津南区

区委书记吕福春


2016年5月17日

蓟县(区)

蓟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许家台镇党委书记


2016年6月6日

河西区

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炜

留党察看二年、撤职处分,撤销其副局级职级,按主任科员安排工作

2016年12月1日

静海区

区委常委、副区长顾春瑞


2016年12月21日

红桥区

区委原书记张泉芬


△表

2016年12月21日,黄兴国被查3个月后,天津市市委原委员、红桥区区委原书记张泉芬(正局级)被查。据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了解,她坐上区委书记宝座,正是因为是黄的“圈里人”。

而在张泉芬的圈子里,也有人落马,比如,政协天津市红桥区委员会副主席杨茂顺(副局级)和李可(副局级)等,此前已经落马。据悉,杨和李最终也是因为为各自的“发小圈”、“兄弟圈”谋利走上了歧路,真的是大圈套小圈。

除了张泉芬外,吕福春也曾经是区委一把手,通报称,他39岁成为正局级领导干部,43岁被列为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44岁成为副市长考察对象。但他在中央候补委员和副市长考察相继落选后,便背弃共产党人的信仰,迷信鬼神,到虚无世界里寻求护佑。

另外,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了解到,这位落马的书记,2010年离婚后,为掩人耳目、欺瞒组织,仍与前妻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对前妻打着他的旗号搞权钱交易也听之任之。

资料 | 中央纪委官网 天津政务网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等

编辑:张晓云
相关阅读
0